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

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

时间:2019-02-202举报小编:user22

    每当我书?#27169;?#27809;有小说看的时候,我都会去东东小说导读中寻找一番,总是可以?#19994;?#22914;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这样好看的小说,阎墨深,临江城阎家三爷,某军区出了名的活阎王,偏生的长了一张连女人都自愧不如的脸。  可偏生的就这么性子乖戾的一位爷,却栽在了一小丫头片?#37038;?#19978;!  江妧,游走在枪林弹雨的最顶端,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。  为任务孤注一掷,结果?#35789;?#25163;被擒,落得一个被人挖了双眼的下场!  重生而来,江妧变成了姜妧。  荧屏上的恶毒女配,出了名的无演技,被人指着大骂滚出娱乐圈?  ?#24187;?#21017;已,一鸣惊人,究?#32929;?#30606;了谁的钛合金?#36153;郟俊 ?#23567;丫头片子一不小?#26576;闪说?#32418;巨星,问鼎国民影后的宝座!  只是,禁欲男神太难撩,肿么破?

    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全文阅读

    帝国,临江城。

    正值深秋,凌晨过后,风呼啸而过?#24615;?#30528;凉意。

    ?#34987;?#30340;街道上,大型娱乐会所‘迷醉’静静的伫立着,尽管已步入凌晨,这边却依旧门庭若?#26657;?#38675;虹灯?#20102;?#30528;,?#32929;?#27963;刚刚开始。

    迷醉是临江城最大的娱乐会所,共分为三层,一层酒吧,二层KTV,三层?#39057;?#26381;务,然而无人知晓,在这娱乐会所地下一层,?#35789;?#19968;个地下?#26576;?#20197;及道上交易会所。

    彼时,三楼。

    某总统套房内。

    富丽?#27809;?#30340;房间,灯光明亮,男人立于床边,约莫四十岁左右,身材魁梧,面上一道刀疤从眉骨斜跨到嘴角,格外的骇人。

    大床上,女人一袭黑色劲装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身材,绝美的面容上布满红潮,眼眸紧闭,两行血痕下滑,竟是被挖了双眼。

    江妧双?#32440;?#25893;着床单,唇畔紧咬,努力的压下心底里的情潮,指尖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,脑子快速的转动着。

    该死的,这?#38382;?#22905;大意了,否则也不会被挖了双眼,?#31449;?#26159;她大意了,只是,究竟是谁,?#23396;读?#22905;的行踪?

    寂静?#26657;?#21709;起金属碰撞的声音,金三爷一?#32440;?#24320;皮带,眸中一抹狠戾划过。

    “想要杀我金三爷的人多了去了?美人儿,掂量清楚自己,想要杀我,不如用美人计!”

    话落,他蓦地扑了过去。

    呵!谁生谁死,还不一定呢!

    这?#21482;?#33394;,如若不是被人背叛,何足畏惧?

    唇角一抹诡异弧?#28982;?#36807;,江妧耳朵微动,一抹银光闪过,她用尽全力一跃而起,利落的手起刀落,血如泉涌的同时脚下用尽全力一踹,男人“砰”的一声摔?#20054;?#22320;。

    而她,?#35789;?#19968;丝血迹都没有沾染到。

    唇角噙着一抹冷笑,江妧讥讽,“是吗?那么有人告诉过你吗,想上我的人?#25429;?#20102;去了,金三爷,你也不过如此!”

    男?#25628;?#30555;瞪大,张嘴想要说话,然而话还未出口便彻底的死了过去,竟是死?#27963;?#30446;!

    压***内涌出的情潮,江妧翻身下床朝着门口移去,她看不到,?#33618;?#38752;着耳朵,附在门上,待到确定没人,这才打开门离开。

    方才这金三爷便把所有手下都撤离了,说是不要耽误他们办事,呵!色子头上一把刀!蠢货!

    看不到,?#33618;?#20973;着耳朵的听觉,江妧彷徨的穿梭于三楼,不过?#20197;?#30340;是,这边人并不多,加之她低着头,故而不会引起惊动。

    寂静无人的走廊上,蓦地,一阵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传来,江妧面色一凝,?#32622;?#32034;着抓住旁边一扇门的门把手,一个旋转,闪身进去。

    ***!

    竟然有人!

    身影快如鬼魅般,她凌厉的出手,朝着男人?#20064;?#37096;分颈项?#24674;?#25235;去,颊边风微掠过,阎墨深轻易的躲避了过去。

    该死的,这女人是谁?

    面色微变,江妧红唇紧咬,抬腿朝着他踢了过去,手下再次出手。

    “砰”的一声,她将他狠狠的抵在了墙上,亲密接触让她竟感觉到了空虚寂寞,那种渴望。

    生生的压下了体内的情潮,江妧开口,声音凛冽刺骨,“救我,否则我废了你!”

    她只是猜测,这人是男人,只是没想到,?#24674;?#26159;男人还是练家子,她方才险些克制不住,不过,幸好!

    ?#20540;?#34987;女人抓住,阎墨深身?#25105;?#38663;,低头朝下望去,眸色冰冷嗜血,“你可以试试,我保证,你?#20154;潰?rdquo;

    冷笑,她面色不变,“好啊!试试?”

    ***!

    心里低咒一声,然而当抬头看到蒋妧的面容时,阎墨深瞳孔不由得一阵紧缩。

    面前的女人极美,一身黑色劲装,犹如盛开到极致的彼岸花一般,美得妖?#20445;?#38754;上布满了不正常的红潮,眼眸紧闭,两行血迹从眼眶中滑落。

    双眼被挖,还被下药了?

    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,?#22841;?#22238;笼,他面色一凝,声音压低,“有人来了!不想死?#22836;?#24320;我!”

    该死的!

    低咒一声,江妧手下?#27492;?#24320;了他,同时后退避开了他,再不放开,她怕自己克制不住了。

    “跟我过来!”

    抓住她的手,阎墨深拉着她去了阳台,两人双双跳了下去,轻松落地,身影犹如鬼魅般掠过,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!

    “这边!追!”

    夜间无人的道路上,两人一路狂奔着,身后是紧紧跟随着的人,江妧紧咬着唇畔,男人大?#32440;?#25235;着她,体内疯狂涌动的情潮,几乎克制不住,折磨的她都快疯了。

    她后悔了,没想到这男人还是同行?

    该死的,与其这样,不如去死!

    自嘲一笑,下一秒腰间突然被人箍住,一个旋转避了开来,一阵劲风擦着耳边过去,江妧面色一凝,手下银光闪动,匕首飞快的射了过去,男人应声倒地!

    阎墨深眸光?#20102;福?#19968;击毙命,还是在眼睛被人挖了的情况下?

    忽地,砰的一声响,目标正是阎墨深,唇角一抹凛冽的弧度,他冷笑,“找死!”

    话落,还未来?#30473;?#26377;何动作,一个娇小的身子蓦地扑了过来,瞳孔一阵紧缩,他紧扣着她的腰身,接住了她下滑的身体。

    子弹穿胸而过,撕?#23547;?#30340;痛楚传来,江妧只觉得眼前一片昏黑。

    “还你了!”

    意识模糊前,她耳边只余下了男人的低咒声和砰砰砰的响声,不过可惜的是,那些都与她无关了!

    ……

    ……

    诡异的寂静,黑暗漫无边际。

    头痛欲裂,胸前更是一阵阵钝痛,意识回笼,江妧忍不住皱紧了眉头,手无意识的攥紧,长睫微颤。

    该死的,她难道没死?可她明明记得那一子弹是穿过了?#33041;啵?#24403;场死亡的,怎么可能活得下去?

    “医生,妧妧她怎么样了?她没事吧?”女人温婉好听的声音响起,声音?#20889;?#30528;焦急与担忧,下一刻,便是一道男人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
    “?#21069;。?#21307;生,妧妧她怎么样了?”

    摘下面上的口罩,中年男医生叹了口气,安抚道,“别担?#27169;?#30446;前?#20011;?#33073;离危险,只是断了三根肋骨和?#36130;?#20102;额头,有些脑震荡需要静养休息,怕是要在医?#35946;?#24453;上一?#38382;?#38388;,好好观察了!”

    “那就好,那就好!”

    肋骨断了三根?#23380;财?#20102;额头?脑震荡?

    她明明是被挖了双眼,子弹穿?#33041;?#32780;过,怎么会是这样?

    一个大胆的猜测在脑海里诞出,她不自觉的攥紧了双手,心里却又是一惊,这压根就不是她的手,她的手是有茧子的,而这个手,细腻光滑,这绝对不是她的手。

    伴随着开关门的声音,周遭一?#27844;?#20110;一片平静,病床上,原本昏睡着的人,眼眸蓦地睁开满是凌冽,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雪白一片的天花板。

    她能看到了?

    猛然坐起身,江妧看着面前的那双手,心里的震惊让她浑然不觉身体上的疼痛,这压根不是她的手,只见眼前的手白皙如玉,光滑细腻,饱满的指甲上涂着大红色的指?#23376;停?#29022;是好看。

    所以说,她重生了,成为了另外一个人?

    这么,这里是哪里?方才说话的几人又是谁?

    突然,病房门打开,一个打扮的雍容华贵,保养得宜,看上去不过三十岁的女人进来,见到她起来,连忙冲了过来。

    “妧妧,你终于醒了,怎么坐起来了,赶快躺着休息!”

    坐着没有动弹,眼眸动了动,江妧开口,嗓音沙哑,“我没事,你是谁?”

    她压根就不是他们口中的妧妧,灵魂早已更换,如若装着若无其事,恐怕不等离开这里早就露出破绽了,那么,?#33618;?#35013;作失忆。

    身?#25105;?#38663;,女人面色惨白一片,抓过她的手,焦急道,“妧妧,你怎么了?你别吓我,我是妈妈啊!”

    她手因为用力抓的她有些痛,然而江妧却浑然不觉,眼神呆滞的望?#25490;?#20154;的手,长睫微颤,语气?#26541;?/p>

    “妈……妈?”

    对于常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称呼,于她而言,?#35789;?#26080;比的生涩,她第一次喊出这两个字,?#35789;?#22312;历经生死过后?

    呵!多么的讽刺啊!

    “是,我是妈妈啊,妧妧,你没事吧?你等等,我去找医生帮你看看!”说着,邱静怡连忙出了病房。

    脚步声逐渐远去,江妧眼神空洞的坐在病床上,身形消瘦,现如今,基本可以确定了,她是真的重生了,就是,?#24674;?#36947;这是什么时代,又是什么地方。

   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响起,病房门再?#26410;?#24320;,三个人从外面进来,一个是方才的邱静怡,她身旁跟着一个身形修长的中年男人,除此之外,便是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,医生近四十岁的样子,面上戴着口罩。

    “医生,你快帮我女儿看看,她是怎么了,为什么不记得我了!”

    “妧妧,你还记得我吗?我?#21069;?#29240;!”

    中年男人上前,眉头紧皱,沉声问道。

    爸爸?

    眼眸转了转,江妧摇头,声音平静无波,“不认识。”

    她此言一出,男人面色陡然间一变,一旁的邱静怡更是惶恐,“医生,你看我女儿这是怎么样了,她为什么不记得我们了!”

    身为一个医生,男人也算是见多识广,对于车祸脑震荡后失忆也是知晓的,大?#24405;?#26597;了一番后,总结道。

    “看情形应?#31508;?#36710;祸时脑震荡,造成了短暂失忆的情况,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!”

    “医生,那这还会好吗?”

    “说不?#36857;?rdquo;

    邱静怡和阎政天夫妻俩人和医生?#33268;?#30528;关于病情的事情,一?#36234;?#22951;静静的坐着,听着他们的?#33268;郟?#19981;免觉得好笑。

    脑震荡?短暂失忆?

    真让这医生看下去,她能好才怪!

    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

    对于江妧的状况,邱静怡很不放?#27169;?#27605;竟任凭是谁,也?#33618;?#22374;然?#37038;?#33258;己的女儿失忆的事情。

    无?#21361;?#20013;年医生只得安排人做了一个全面检查,最终得出来的结果便是,由脑震荡导致了失忆,除此之外,并无其他不?#20303;?/p>

    阎政天跟随着医生去了办公室,他离开后,病房内,便只剩下了江妧与邱静怡母女俩人,一时间,周遭寂静到?#36335;?#25481;根针都能听到一般。

    “妧妧,你真的不记得妈妈了?”

    抬头看向她,江妧眼神毫无波澜,“不记得了,方便的话,能和我说一下,我是谁吗?”

    闻言,邱静怡眸色不免黯淡了几分,但还是在病床前坐了下来,?#21578;?#36947;来。

    “你叫姜妧,生姜的姜,妧是女字?#32422;?#20010;元的妧,我是你妈妈,我?#26143;?#38745;怡,刚刚那位是你爸爸,叫阎政天……”

    “那为什么我会姓姜?”眉头微蹙,目光如炬,她敏锐的提出一个重点问题。

    不随父亲?#30504;?#20063;不随母亲?#30504;?#24182;且,和上一世的自己竟然同音只是不同字而已?

    一怔,邱静怡不免有些尴?#21361;?#36831;疑了片刻,方才道,“当年妈妈不好怀上孩子,你爸爸便从孤儿院领养了你,后来,为了尊重你,便没有给你改名字没有?#30007;眨?rdquo;

    长睫轻颤,江妧不自觉扯起唇角,眸中冷意一闪而逝,带着不易察觉的黯然。

    原来,无论重生与否,她还是孤儿!

    只是不同的是,这个姜妧,不像她一样,是个杀手,不用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。

    后来,从邱静怡的口?#26657;?#27743;妧得知了很多事情,阎家是临江城军政世家,阎政天是阎老爷子的大儿子,当年邱静怡不好怀?#26657;?#20415;领养了姜妧,结果没想到领养一年多后。

    竟意外怀上了,后生了个女儿,便是阎家二小姐阎陵玥,年仅17岁,目前在临江城著名大学,KJ大学读大一。

    待了没多大一会儿,公司有事,阎政天便先行离开了。

    他走后没多久,邱静怡也被一通电话召唤了回去,临走前只交代会让保姆过来照顾她!

    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内,寂静无声,?#26216;?#30528;枕头,眼神空洞的看着雪白的墙壁,姜妧(从此以后便是姜妧)不由得冷笑。

    怪不得她起初会觉得耳熟,原来,是阎家的人。

    前世,纵然她是刀口舔血的杀手,但是对于阎?#19968;?#26159;有所了解的,比起来那些豪门子弟,阎家?#23548;?#19978;才是真正的是有权有势,军政世家,党政商三界都有涉及。

    所以,她这是赚了?

    呵!大抵是赚大发了!

    中午,邱静怡口中所说的保姆刘嫂,赶了过来,还带来了午饭。

    很清淡的?#20849;耍?#20294;她却没有什么胃口,吃了一些便不吃了。

    突然,想到了什么,姜妧看向正在忙碌着的刘嫂,“刘嫂,能帮我找个镜子来吗?我想看看我的脸!”

    “好!大小姐你先等一下,我给你找找!”

    找?#24213;邮亲?#20160;么的,刘嫂自然是明白的!

    只要是个姑娘,在车祸过后肯定都是担心自己的脸的,尤其是像大小姐长成这样的,只是,现在?#30036;?#36215;来?#31449;?#23376;,是不是反应有些太慢了?

    这么想着,刘嫂还是找来了镜子。

    看着镜子中倒映出来的脸,姜妧整个人都怔住了,太阳***突突突的跳着,只觉得胸口更痛了几分。

    只见镜中倒映出来的少女,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模样,细长的柳叶眉,上挑的?#19968;?#30524;,精致的鼻子,樱桃小嘴饱满欲?#21361;?#39069;头上?#36130;?#20102;,大抵是缝针了,包扎着?#24202;肌?/p>

    这脸,还真是天生的?#27169;?/p>

    上一世,她那张脸便生的好,后来才会被选去做杀手,只是没想到这张脸更胜一筹!

    “大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    “没什么!”回过神来,吐出一口气,姜妧转?#32440;?#38236;子递给刘嫂,“刘嫂,你先拿下去吧,我一个人静静!”

    “是,大小姐!”

    尽管?#24674;?#36947;她这是怎么了,但刘嫂还是乖乖的拿着镜子退了出去。

    ?#26216;?#30528;软绵绵的枕头,想到方才看到的那张脸,姜妧不由得揉了揉隐隐作痛的眉?#27169;?#36825;张脸真真不是一般的?#27169;?#31505;起来怕是女人都低挡不住。

    只是,为什么那么眼熟?

    杂乱无章的脚步声?#22238;?#30340;响起,下一秒,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,?#22841;?#22238;笼,眸中冷芒乍现,姜妧猛地抬头看向来人,目光如炬,语气冰冷。

    “你找我?”

    该死的,她竟然到现在才发觉,若是在任务?#26657;?#24597;是死透了!

    森特本来是?#24613;?#20102;一箩筐的怒骂,结果还未来?#30473;?#20986;口,就被她这眼神吓得一个后退,待到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个小丫头骗子吓到后,瞬间恼羞成怒,破口大骂!

    “姜妧!你特么的以为你是什么国民影后吗?你看看你整天多少黑料被爆出?#31354;?#27425;又是和影帝扯上关系了,姜妧!你到底长脑子了没有?你……”

    头痛欲裂,她蓦地低吼出声,打断他的话!

    “闭嘴!”

    “姜妧,你……”

    “我不想重复第三遍,给我闭嘴!”

    她眼神凛冽的吓人,?#36335;?#20182;不闭嘴,下一秒就要?#36164;?#25300;出他的舌头一般,情不?#36234;?#30340;打了个冷颤,森特懵了,整个人如坠冰窖一般,浑身血液逆流,久久不?#39029;?#22768;。

    “你刚刚说什么?影帝?国民影后?”

    “你……你不记得了?”吞了吞口水,森特难以置信到连辱骂都忘了,“你难道忘了你是因为什么,在哪里出车祸了?”

    “我失忆了,”懒得和他废话,姜妧冷声道,“把你刚刚说的那些,都给我说清楚!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失……失忆?

    真是见鬼了!人失忆了怎么跟变了个人?#39057;茫?/p>

    尽管心里各种问题,但森特接下来却没?#20197;?#35828;什么废话,而是老老实实的把该说的都说了,因为,他总觉得背后有一股子阴风吹着,连带着整个病房,都贼诡异!

    在森特的叙述?#26657;?#39038;倾情方才明白,为什么那张媚然天成的脸,会这么熟悉。

    姜妧——臭名?#38414;?#30340;十八线女演?#20445;?#40657;料不断、无演技、刁蛮?#21709;瑁?#26366;被人指着骂滚出娱乐圈,而这次之所以出车祸则是因为酒驾撞了护栏,为此,还闹出了一场?#36153;?#20107;件。

   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“军门枭宠溺爱纨绔妻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”全部内容,点击?#36335;?/p>

   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>>全文在线阅读<<安?#38752;突?#31471;阅读苹果?#31361;?#31471;阅读

    重庆快乐十分单双
    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    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    <tr id="ouega"></tr>
    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    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
    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    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    <tr id="ouega"></tr>
    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    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