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玄幻修仙 > 施恩记(施恩)在线章节阅读
施恩记(施恩)在线章节阅读

施恩记(施恩)在线章节阅读

猪小森大叔的玄幻小说施恩记(施恩)在线章节阅读更新了,讲述的是明朝洪武年间,被称为‘外魔’的神秘兽人种族带着鬼神莫测的武器降临应天府(今南京),到处攻略城地、奴隶大明百姓,人与‘外魔’的战争瞬间爆发。

4

举报
?#30053;?#38405;读

猪小森大叔的玄幻小说施恩记(施恩)在线章节阅读更新了,讲述的是明朝洪武年间,被称为‘外魔’的神秘兽人种族带着鬼神莫测的武器降临应天府(今南京),到处攻略城地、奴隶大明百姓,人与‘外魔’的战争瞬间爆发。民间的江湖异士和武林豪侠纷纷组织教派,化身攘夷志士共同参与朝廷与‘外魔’的战争。在见?#35835;?lsquo;外魔’的强大实力后,明朝皇室向‘外魔’低头,放弃攘夷志士教派不管,擅自与‘外魔’签?#35762;黄降?#26465;约,默认‘外魔’占据明朝江山,百姓们只能将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众仙神佛。

施恩记小说简介

少年闲得无聊,站在山上一眼望去,夜里那极具喧嚣弥漫着欲望的街道,如灯火于飞蛾般引诱着人们,他叹了口气回庙里,心说眼不见为净,外面的花花世界,纸醉金迷跟我这种流浪人家是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一边往火堆里扔树枝,少年一边回顾自己的苦逼人生。少年姓施单名一个恩字,今年刚到的十八岁,是个孤儿,父母在‘外魔’侵略大明朝时就不在了,从他记事开始,就在一所名叫‘蛟溪私塾’的地方生活,一直生活到八岁那一年,悲催的施恩遇到了他现在的师傅。
他深刻的记得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。老师傅当时着一身道袍,而非现在的袈裟,留着羊胡须,瘦的跟骨头架子似的。他趴在私塾的后门,整个人被雪花给铺满,还是在清晨扫雪的时候发现的他。也是施恩当时太善良,?#30343;?#24515;软,从厨房里拿了两个热乎乎的菜包子给他吃。

施恩记章节全文阅读

施恩将海报对折叠好收起来,四处瞧了瞧发现自己也?#30343;?#20040;行李可以收拾的,仅有的也就之前准备留着过冬的一小袋糯米。
“唉,师傅?#39038;?#33391;心未泯,给我留下这点粮。”
把装着糯米的小布袋别在腰间,施恩起身拍掉屁股上细沙,抖抖脚准备下山了。他回头望了一眼住了十年的破寺庙,心里一阵唏嘘。
“如若不是被老师傅给拐?#20185;剑?#24656;怕今天我应该是个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,说不定还会去考取功名,官拜正一品,迎娶太师千金,走上人生巅峰,成为了一个贪赃枉法的大明朝腐败官员。”
“唉,再不济?#19981;?#26159;个家财万贯,良田百亩,妻妾成群的土地主,可这事我又能找谁说理去呐,都是命中注定,唉。”
其实刚被拐来的时候,年幼的施恩还是想尽办法逃跑来着。可是山上‘外魔兽’遍地都是,他一个八岁的孩子,恐怕还没下山就进了它们的五脏庙。
施恩抬头与?#38477;?#24179;行,张大嘴巴盛了半口雪,一咕噜下肚,早餐时间就算结束了。环视了四周,感叹道:“当真是空山鸟飞绝,什?#35789;?#20040;人踪灭。”
事实?#20384;?#24072;傅还真?#34892;?#36947;?#23567;?#33267;少在施恩有限的认知里,他属于特别能打的那种。那些战斗力爆表的‘外魔兽’老师傅一?#30343;志?#33021;把它抓死,当下酒菜。这才是施恩这十年来甘心忍受屈辱待在破寺庙的原因。
整座荒山的‘外魔兽’早在四年前就被师徒二人给灭个精光。施恩两手***裤兜,一路吹着哨子麻溜溜跑到半山腰。施恩走到一块巨大的岩石处,他拨开杂草开始挖坑,不一会让他挖出了一只小猪储钱罐。
“小猪啊小猪,俗话说养猪千日用在?#30343;保?#29616;在是你报恩的时候了。”
粗鲁的砸烂小猪,施恩从碎片中捡起几两碎银,这是施恩这四年里给老师傅下山买酒时?#20302;?#25874;下的私房钱。
下山的途中,施恩偶遇3名拆迁队的工人。?#24187;?#21059;光头的贫民,两个戴着工头帽的熊型‘外魔兽人’。施恩热情的跟他们一一打了声招呼,在他们一脸错愕下大摇大摆地朝山下走。
“这,这怎么回事?没听说山上还有人啊?熊大熊二你?#24378;礎?rdquo;
“咋会有人捏,光头强,这里不是传说中外魔山嘛?俺听俺娘说,这里遍地都?#34892;?#27531;的‘外魔兽’,你说对不对熊大。”
“是啊是啊,小时候娘?#22836;?#21648;我们不准?#20185;?#21322;步,熊二你发?#32622;?#26377;,这山上好像一点生机都没有,就跟死了一样。”
“啊,熊大你别吓俺啊。”
“是啊,熊大,你怎么把这山说的跟人一样。”
“光头强我这话?#25797;?#35828;错,这万物皆有灵,山也一样,它现在就像是被人吸干了灵气,成了一座死山。”
“呀!别说了,熊大,俺怕怕。”
“是啊,熊大,你说的怪吓?#35828;摹?rdquo;
施恩?#25797;?#21548;到后面的一人?#21483;?#30340;议论,他这个时候已经来到附近镇上的高铁站,买好了票等车。
正当施恩在候车室闭目养神之际,有人轻轻地拍他的肩膀,施恩眼抬了一下,发现拍他的人并不是什么明媚少女,而是?#24187;?#22696;镜大叔,他顿感失望,警惕的?#30343;只?#20303;腰间挂着的小布袋,那里面装着的是他过冬的粮食,?#32422;?#20840;部身家。
“小伙子,要出远门呐。”坐在施恩旁边的墨镜大叔首先打破沉默。
施恩心中虽有疑虑,出于礼?#19981;?#26159;应?#21834;?ldquo;是啊,要去应天府。”
?#35753;寄?#21892;,额,施恩看不到他的目善,就?#35753;?#30340;墨镜大叔微微一笑:“去?#27597;?#22043;?#31354;夜?#20316;啊?”
“是啊,到那边?#22812;?#20316;。”施恩在心中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“应天府啊,那地?#35762;?#22909;呆啊,寸土寸金,有人几辈子买不起一套房,有的还只能租住在黑暗阴冷的地下室。”
施恩碍于礼貌,不好轰他走,只好悻悻然地点头。可这墨镜大叔却是蹬鼻子上脸,越说越起劲。
“我今天来就是要跟小伙子讲一个道理,从前我跟你一样,也是向往着大城市的生活,谁知在哪里打工干活十几年,钱没赚到头发也没了。”
施恩抬头看了看他的头发,心说不会啊,很乌黑发亮,十?#32622;?#30427;呀。这墨镜大叔看出施恩眼中的疑惑,一把抓起头上的发套,假发来着。
“这不,自从加入了我现在的公司,你知道吗?我现在上课在赚钱,走路在赚钱,连现在陪小伙子你说话我都在赚钱。”
“是吗?”施恩惊奇的问,“真的假的?”
“怎么样?小伙子?#34892;?#36259;不?要不趁现在还有时间,我带你去我们公司看看。”
“不了,我怕错过了这班车。”施恩拒绝,他?#25797;?#26377;蠢到被陌生的墨镜大叔随便两句话就骗走的。
“其实每个人都是从不理解到理解、到从事,到发展,这些都是同样的过程。”墨镜大叔看到施恩张口要说什么,他直接打断继续说:“小伙子我并不是劝你到大叔的公司做,你做吧,大叔也得不到你一分钱,是不是,你不做吧,大叔也不会损失一分钱。”
“所以小伙子,大叔是看你活像二十年前的自己,实在是不希望你也提前掉发,大叔这个行业是需要抱着一份责任心来看待的。”
“你要知道你现在不仅仅是为你自己着想,更是为你的父母、你的家族着想。”
面?#38405;?#38236;大叔的夸夸其谈,施恩挑了挑?#32622;跡读?#25199;嘴,冷汗直?#21834;?#30475;着施恩一脸‘受教’,墨镜大叔满意的点?#35828;?#22836;,趁热打铁,继续说道。
“人与人打交道,人肯定是赚?#35828;那?人不可能去赚动物的钱。小伙子我问你,你如果去买香烟,一家是你朋友开的,一家是陌生人开的,你会去哪家买施恩作出思考状,“陌生人吧,因为我压根就没朋友,再说我也不抽?#36138; ?rdquo;
“......”墨镜大叔想不到施恩会不按套路出牌,但他不灰心,继续说道。
“换个问法,如果你一个人在山上捡到一堆金子,你的?#21482;皇?#19968;格电,你只能打一个电话,你会打给谁?是你的父母兄弟,还是陌生人?”
施恩不假思索的说:“什?#35789;只?#21834;?我大山下来的,还有我是个孤儿,没父母兄弟的说。”
“......”
列车这时候到站台了。
施恩起身准备上车时,不死心的墨镜大叔拉住了他的手,往他手里塞了一本?#38376;?#30382;纸包裹的本子,他笑道:“相逢便是有缘,我看小兄弟你剑眉星目,一副贵人之相,将来怕是有一番作为,这本书若能参透,不日便能成为一方俊杰。”说完墨镜大叔就背着手离开,重新踏上寻找下线的旅?#23613;?br>施恩摸了摸一头?#20197;?#31967;的头发,对于墨镜大叔说的话,其实他心里很是赞同,心说:怎么说我也是在老头那非?#35828;?#30340;变态统治下活了十年,一般大明朝子民或者‘外魔兽’是绝对没有我这么强大的生命力和气?#35828;摹?br>上了车,施恩将手里的?#28783;?#32473;一位穿着?#21697;?#30340;异性‘外魔人’检查,他低头发现异性‘外魔人’一双修长的腿将这条蓝色***的作用发挥出了十分,抬头看到的一张人脸兽耳的可爱脸时,让施恩的不禁?#34892;?#33080;红。
找到了座位,是?#30475;?#24231;,坐在施恩对面的是一对老年人,见着施恩后都和蔼地跟他打了个招呼。施恩?#19981;?#24212;他们一个礼?#27531;?#30340;微笑,当他坐下来后,才有时间看一看墨镜大叔给他的那本书,撕开外层的牛皮纸,立刻进入眼眸的是封面上的书名,《道德经》。
施恩再一次跟墨镜大叔相遇时,他已经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叔。
“各位女士们,各位先生们!大明和好号提醒您,列车已经到达?#24853;?#24220;站,由于列车到站停车时间短,不是本站下车的?#27599;?#19981;要下车散步,列?#20302;?#31449;时站台上不能吸烟,请给予配合。下一站是本次列车的终点站应天府。”
从高铁的广播里传来报站语音。
随意了翻看几页《道德经?#32602;?#26045;恩觉得里面的内容?#34892;?#26543;燥无味,没几?#31181;?#23601;?#34892;?#30561;意,他直接把书扔在了列车?#20384;?#22334;桶里,?#21335;?#36825;玩意在大明朝可算是违禁品啊,还是早点处理的为妙。
“大哥哥,你在?#35789;?#20040;?”?#24187;?#23567;萝莉也不知?#26469;?#20160;?#35789;?#20505;就站在施恩的旁边,她咬着吸管,一脸天真无邪的询问施恩,淡色的头发和肌肤给人一种清?#21644;?#26126;的感觉。
施恩微微一笑,看着小萝莉,摇了摇头说:“我没?#35789;?#20040;啊,小妹妹。”
“大哥哥骗人,宁儿明明看到大哥哥在看道...”
施恩脸上的笑容凝固,立刻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块碎银子,在小萝莉面前晃了晃,语气温柔地问她:“小妹妹,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小萝莉低着脑袋想了想,摇摇头,“宁儿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“这是碎银子。”
“银子?银子不是这个样子吗?”小萝莉说着,从?#36947;?#25487;出一个造工精细华丽的钱袋,从里面哗啦啦地倒出几锭大元宝。她指着大元宝,说道:“大哥哥,银子不是这样的吗?”
施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?#34892;?#26080;语,心说敢情这小?#19968;?#36824;是个万恶的资本主义接班人啊。

施恩记完整章节阅读

“是银子,不过你的是大银子,我的只是碎银子,你告诉哥哥你属什么的?”
“宁儿属小蛇的。”
听到小萝莉的属相后,施恩准备在这小萝莉面前露?#30343;鄭?#36716;移她的注意力。
将碎银子放在手心里,施恩运行内力于掌,一阵白烟从?#31181;?#20882;出,让人顿感神奇。他摊开手时,碎银子已经化成了热腾腾的银水,在手心里浮动着。小萝莉看到这神奇的一幕,眨巴眨巴眼睛,很是惊?#21462;?#23601;连坐在施恩对面的那位老先生,此时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待银水开始形成固体时,施恩手把手捏起来,就像捏泥人一样,不到一会,一条小巧玲珑的银色小蛇就完成了。小萝莉张着大嘴巴,两眼冒着星星,兴奋道:“哇,大哥哥会捏毛毛虫耶。”
施恩一脸懵逼,心说?#22839;?#30340;这是小蛇好不好,什么毛毛虫啊。但是也不跟她一般见识,就这么当着众?#35828;?#38754;,用小?#31895;?#19978;的指甲在银色小蛇的身上刻画起鳞片来。
“小妹妹,?#31181;干?#36807;来,大哥哥给你个好东西。”
小萝莉听话的将小手举起来,伸出小?#31895;浮?#26045;恩顺?#24179;?#38134;色小蛇在她的无名指上盘了两圈,成了?#24187;?#25106;指。
“这枚戒指送给你啦,小妹妹。”
将桌上的银子全部都?#25112;?#38065;袋,递还给了小萝莉。施恩宠溺地抚摸着她的小脑袋,温柔地说道:“快回去吧,小妹妹,你的家人发现你不见了,肯定会担心的。”
小萝莉说了声谢谢后,高?#35828;?#36454;着步子跑回另一个车厢。小萝莉一头松散的短发,从后面看过去十分可爱,有一种天真无邪的美?#23567;?#26045;恩看着她一路小跑,举着小手像是在到处炫耀那枚小蛇戒指,心中有一丝?#32769;病?br>“小兄弟,好手艺啊。”对面传来一声称赞。
施恩回过神来,与对面的老先生对视了一眼。他发现坐在对面老先生,他的眼神很是犀利,一看就知道绝不是一般人物。在他有限的认知里,除了山下包子铺的李老板外,老先生是第二人。
李老板出门?#23478;?#24320;一辆马自?#32773;?#30340;车,而这位老先生给他的感觉,甚至比李老板还要更加犀利十分,施恩?#21335;耄?#32769;先生的身份定然不俗,出门开的一定是奥迪特A6。
施恩正襟危坐,觉得自己有必要客气一点,微笑道:“哪里哪里,老先生别这么说,?#19968;?#39556;傲的,其实我平时是挺低调的一个人,只是不说而已。”
“小兄弟,这本书可是你的?”老先生将施恩刚刚扔掉的《道德经》递还过来。
施恩?#25104;闲?#23481;一滞。
“小兄弟莫?#29275;?#22914;今大明朝实施‘灭教禁武令’,便?#34892;?#23477;小之辈胡乱传播违禁书籍,老夫相信小兄弟只是?#30343;?#35753;他们蒙蔽了双眼而已。”言?#30504;?#32769;先生双手合十,直接将《道德经》挫扬成粉。
施恩心中大惊,想不到这老先生其貌不扬,却是有如此手?#21361;?#30475;来还是个高手。
“老先生说的是,未请教老先生大名。”
“ 老夫姓汤,一介武夫,有点功名在身。”
施恩的手?#35835;?#25238;,想不到自己这一出门就碰到个当官的。
“那个,小兄弟。老夫有?#30343;?#30456;求,能否为老夫捏一尊小金人。”老先生?#34892;?#23458;气的拱手道,“老夫必当重谢。”
施恩摆摆手说:“不用不用,举?#31181;?#21171;而已,汤老要捏什么样的小...金人?”
话音未落,施恩目瞪口呆地看着汤老掏出一个匣子,一打开里面装的满满都是金条。他向旁边的老夫人使了个颜色,老夫人摊开一张海报给施恩看,海报上的是当红明星胡哥哥。
老先生搓搓手,不好意思地解释说:“小女甚是?#19981;?#32993;哥哥,小兄弟你看能做出来不?”
“.....能。”
列车快到站的时候,施恩才悻悻然地完工,一尊胡哥哥小金人栩栩如生。这真是费了他好大的心血啊,好在各方各面都做得惟妙惟肖。汤老端详了一番,连声称赞,将小金人用一个精美的礼盒给装起来,并送上金条作为报酬。施恩没有拒绝他,笑笑就给收下了。
汤老摸了摸花白的胡子,嘴里叼着个烟斗。不过他没有点上烟草,这车厢里是禁止吸烟的。他咧着嘴?#25176;?#30528;说:“小兄弟这内家的手掌功夫,想必早已练得炉火纯青吧。”
施恩一头雾水,问到:“汤老过誉了,小子只是跟着师傅学过一招而已?”施恩心说真的只有一招,没多半式。
“哈哈,小兄弟不必谦虚,老夫佩服小兄弟年纪轻轻,便能将内力灵活运于掌中,更是?#32422;?#20026;刃,不知小兄弟师承何门何派,是否也在朝廷部门作事?”
连连摆手,施恩不慌?#24187;?#22320;解释说:“汤老说笑了,我这刚从大山下来,就是跟师傅学了一招,真的就只有一招,没骗您。”。
汤老?#35835;算叮?#20182;看施恩说的很诚恳,不像是有所隐瞒的样子。
这小兄弟仅仅学了一招,便有如此雄厚的内力,如若他师门不是不出世的大?#25490;桑?#24656;怕这人就是个练武奇才。
汤?#38386;?#37324;这么想着,顿?#36924;?#20102;爱才之心。他还想说些什么,他身边的老夫人却打断了他,瞪了他一眼。老夫人?#34892;?#27465;意的对施恩说:“小伙子,老?#32439;诱?#20154;就这样,一路上没个人闲聊?#39057;没牛?#20320;不用理他。”
“对了小伙子,你这是上应天府?#32922;?#25114;吗?”
施恩觉得这两老人挺好客的,毕竟这是第一次出远门,也就跟他们唠?#20855;豚尽?br>施恩摇了摇头,“不不不,老夫人,其实嘛我是个孤儿,亲戚什么的都没有,此行到应天府,只因我师傅在那里有位?#19978;?#35782;,托了他给我安排了份工作,我这不就过去讨生活来着嘛。”
一阵闲聊,不知不觉中,列车终于缓缓的停了下来。列车到了站口,施恩陪同两位老人家一起出的站。
出了站口,就看见一辆擦得锃亮的白色汗血宝马车缓?#21512;?#20182;们驶来。车子在两位老人家的身旁恭顺的停下,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钻出驾?#30343;遙?#24613;急忙忙地替两位老人打开?#24471;擰?br>汤老热情的挽着施恩的手,准备将他拉进车厢,说是要请他到他府上吃饭。
他见着施恩面露为难之色,便拱了拱手说:“小兄弟莫惊,老夫是真的欣赏小兄弟一身本领,起了爱才之心,想邀请小兄弟到我府上共事,不知小兄弟意下如?#21361;?rdquo;
施恩闻言,顿时?#34892;?#24528;忑,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到了这里也?#30475;?#35201;为了混口饭吃。这汤老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达官贵人,要是真能到他府上谋事,也?#30343;?#20026;一桩美事。
正在?#20102;?#20043;际,谁知异变突生。
“白莲洁焰,圣女降临,光复明宗,一统江湖!”很?#22238;?#30340;,数位穿着?#30528;郟?#25163;持利刃的反大明朝分子从天而降,落在了汗血宝马车上。
施恩那个心疼啊,这汗血宝马车他是知道的,?#31561;?#21315;两?#24179;?#21834;喂。
“朝廷***,勾搭‘外魔’,祸我大明,圣母有令,斩杀此人,杀!”
“杀!杀!杀!”
老夫人吓的慑慑发抖,汤老则是?#28010;?#30340;将老太太护在背后。他一双厉眼瞪着车顶上的数位白莲教教徒。施恩站在一边,似乎被众人给忽略了,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升存在?#23567;?br>“那个,我说你们这?#26410;?#31096;闯大发了,这辆车现在市场价是三千两?#24179;?#21834;,你们是准备让你?#21069;?#33714;教赔?#20800;?#36824;是你们教主赔?#20800;?#36824;是你们自己赔?#20800;?rdquo;
施恩二愣子似的上前,拍了拍离得最近的白莲教教徒。
“按照大明朝的律法第二百七十五条?#31455;室?#27585;坏财物罪】,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?#29616;?#24773;节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?#21483;獺?#25304;役或者罚金?#30343;?#39069;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?#29616;?#24773;节的,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?#21483;獺?rdquo;
施恩对着正在发愣的几名白莲教教徒,一脸人畜无害的说道:“你们摊上大事了。”

施恩记小说推荐

人生自是有情?#30504;撕?#19981;关风与月。总觉的时间过得好快,才一会功夫施恩记免费阅读章节就看完了,?#19981;?#30340;友友们和小编继续关注下面的故事发展吧!

APP阅读器?#30053;?/span>?#30053;?#38405;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?#30053;?/span>广告
重庆快乐十分单双
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
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