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小说首页 > 都市职场 > 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
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

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

陆原李梦瑶小说好看么?最新火爆的热门都市小说,书名财运天降,本站分享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。“三少爷竟然还记?#26790;遙 ?朱大有差点激动的不能自已。 是啊,虽说当时候也在比利酒店和陆原见了面的,但是自己和三少爷之间的地位差距,就好像是你家的下水道和太平洋的差距。 三少爷怎么可能把自己放在心上呢? 可是,现在陆原一口叫出朱组长,朱大有自然很激动了。

5

举报
下载阅读

陆原李梦瑶小说好看么?最新火爆的热门都市小说,书名财运天降,本站分享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。“三少爷竟然还记?#26790;遙?rdquo; 朱大有差点激动的不能自已。 是啊,虽说当时候也在比利酒店和陆原见了面的,但是自己和三少爷之间的地位差距,就好像是你家的下水道和太平洋的差距。 三少爷怎么可能把自己放在心上呢? 可是,现在陆原一口叫出朱组长,朱大有自然很激动了。

财运天降陆原小说简介

朱大有恭敬的给陆原解释道,“?#28909;?#19977;少爷你来了,我给你安排房间就好了。”
说着,朱大有?#38405;?#20004;个前台小姐姐吩咐道:“把帝王房的房卡给我!”
此时,这两个好看的前台小姐姐,都早已看呆了。
这个朱经理,她们是很敬畏的。
不仅仅是酒店的经理,而且还经常有豪车来接送这个朱经理,传闻这个朱经理,在金陵市是一个很有地位的人。

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

“朱组长?”
陆原也是没想到,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朱大?#23567;?br>朱大有也是江南所的,上一次江南所所长江春南请陆原去比利酒店吃饭,包括杨敏的江南所高层悉数到场。
自然都和陆原一一见面自我介绍了。
朱大有也是江南所的得力干将。
“三少爷竟然还记?#26790;遙?rdquo;
朱大有差点激动的不能自已。
是啊,虽说当时候也在比利酒店和陆原见了面的,但是自己和三少爷之间的地位差距,就好像是你家的下水道和太平洋的差距。
三少爷怎么可能把自己放在心上呢?
可是,现在陆原一口叫出朱组长,朱大有自然很激动了。
“三少爷,你怎么来这里了?”
“我啊,玩的太晚学校回不去了,过来住宿的,没想到这么巧啊。”陆原老实说道,?#36824;?#24182;没有提何敏他们几个人。
“三少爷你来这里,这是蓬荜生辉,你放心,这家黑桃k,表面上是对外开放的酒店,但是其实主要还是作为家族里面的接待点之一的,家族里面有时候有些成员出差到金陵来,就可以在这里下?#21483;?#24687;。”
朱大有恭敬的给陆原解释道,“?#28909;?#19977;少爷你来了,我给你安排房间就好了。”
说着,朱大有?#38405;?#20004;个前台小姐姐吩咐道:“把帝王房的房卡给我!”
此时,这两个好看的前台小姐姐,都早已看呆了。
这个朱经理,她们是很敬畏的。
不仅仅是酒店的经理,而且还经常有豪车来接送这个朱经理,传闻这个朱经理,在金陵市是一个很有地位的人。
而且,这两个前台小姐姐,在这里上班的时候,亲身经历过,一群小混混来黑桃k酒店里闹事,结果第二天,她们就看到附近一带有名的绰号“猎手”的大混混头目,光着上身绑着荆条,就跪在酒店门口。
这叫做“负荆请罪”。
?#36824;?#26417;大有倒也没怎么着他,挥了挥手,让猎手走了。
猎手走了,据说连车都没敢坐,就这么一步一?#38477;?#36208;回去的。
从那以后,很少再有混混敢到黑桃k里闹事。
别说闹事了,就是这两个前台小姐姐要是累了,去休息室睡觉,钱就放在柜台上,睡一觉回来,一分都不会少的。
没人敢偷。
而且,几个星期之后,她们还在外面遇到?#35828;?#19968;次来闹事的那几个小混混,无一例外,这几个小混混全部缺了一根大拇指。
是的,这酒店的背景就是这么硬,酒店经理朱大有,背景就是这么深。
但是,现在朱大有竟然对刚才这个男生,态?#28909;?#27492;之恭敬,她们是从未见过的。
她们也从没想到朱经理竟然也有如此恭敬的时刻。
不仅如此,朱经理叫他什么?
少爷?
那这男生的地位,高到什么地步?
两小姐姐的心里,早已是兢兢战战,汗出如浆了。
而朱经理,让她们拿帝王房的卡,就更证明这个男生的地位非同一般了。
她们?#28909;?#26159;酒店的前台,自然也是知道的,酒店有一些房间是不对外开房的,专门给一些神秘的人住。
而这些房间里,帝王房是最豪华档次最高的。
这两小姐姐急忙恭恭敬敬的拿出房卡,双手先递给朱大?#23567;?br>“不用了,朱组长,我已经开了房间。这一次,我就住普通房吧,下一次我再来体验体验帝王房,嘿嘿。”
陆原扬了扬手里刚才的房卡,说道。
“那,那就委屈三少爷了。”
看到陆原坚持,朱大有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而且他也知道,这个少爷,为人比较随和,也没有那种贵族大少的骄奢作风,上一次在比利酒店吃完了,还打包了一份果品回去呢。
“恭送三少爷?#19979;ァ?rdquo;
两个前台小姐姐,再看陆原的眼神,早已变了一副模样,只有恭谨了。
陆原来到二楼,脚下踩着纯羊毛地毯,过道装修也是精美无比,处处彰显酒店的奢华和?#20998;省?br>啧啧,家族的酒店还真不错。
陆原的房间就在楼梯上来之后的?#21592;擼?#32039;挨着楼梯,倒也很方便。
躺在床上,看着柔软的鹅毛大床,静谧的床头橘黄色的灯光,轻轻摆动的高级灰窗帘,陆原的突然也萌发出了欲望。
再想想何敏陈锋,王雷秦九儿,他们此时在干嘛……
还用想吗?
难道,秦九儿现在,真的和王雷,就在这样的床上……
不知道怎么的,陆原突然感觉到有点堵的慌。
明明是自己的功劳。
却被王雷抢去了。
而且自己还被秦九儿几番的羞辱和?#33050;?br>自己凭啥要忍受这种侮辱?
难道,自己不应该将这一切和盘托出,让那秦九儿颤抖着给自己道歉,主动来到自己房间,关上房门,脱掉衣服,露出她几近完美的长腿***。
然后自己再粗暴的把她?#39057;?#22312;床上,扑上去,再抓着她的头发,让她用她那娇软酥骨,承受着自己宣泄的怒火,也承受着她自己的错误?
唉!
晚了,说什么都晚了。
现在恐怕他们都搞完一次了。
算了,睡吧。
陆原关掉床头灯,掀开被子就?#24613;?#30561;觉。
就在这时,突然听到外面过道里,似乎传来了咚咚?#35828;?#33050;步声,听这个频率,似乎有人在跑动。
接着,陆原又听到?#35828;?#19968;声,似乎是撞墙。
然后,又跑动。
似乎跑动的人,比较慌张,有一种慌不择路的感觉。
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呼?#21834;?br>?#36824;?#36825;酒店很高级,隔音效果太好,陆原也听不出具体喊的是什么。
很快的,这些声音都来到了陆原房门?#21834;?br>毕竟这里是楼梯口嘛。
咚咚咚,这是下楼梯的声音。
“九儿,九儿!”
这一次,声音就在自?#22909;?#21475;,陆原总算是听清楚了,这是王雷的声音。
听起来,好像还很急促。
?#28909;?#36825;是王雷的声音,那刚?#25490;?#36807;去下楼梯的就是秦九儿?
他们两个,怎么回事?
算了,管他们干嘛。
随便他们怎么闹。
但是,看了看外面的深夜,陆原又总觉得自己心里不安。、
干脆起身,打开门就出去了。
此时,过道里已经没人了。
“九儿,你怎么了,外面冷,咱们回房间去啊。”
楼梯上,传来的是王雷的声音。
“滚!你给我滚!”
秦九儿的声音,透露着慌张,悲愤,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歇斯底里。
“?#38477;自?#20040;了嘛,我们不是好好的嘛,你怎么上了个?#35789;?#38388;之后,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啊。”王雷显然并不清楚秦九儿为什么要跑出来。
只是他的声音显得他的心很累,显得他很郁闷。
是啊,老子房间都开了,裤子都脱了,结果,你却跑了?
“呵呵,王雷,你***真是臭不要脸的!现在还装你麻?#38405;兀?rdquo;秦九儿的声音都震得整个楼层嗡嗡响,这妮子是真?#32654;?#21834;,“根本不是你家帮助我们家的!我爸都告诉我了!”
秦九儿真是要疯了。
是真的要疯。
她一直都以为王?#35013;?#21161;了自己家,虽然自己并不是真的爱上了王雷这个人,但是王雷家背景深,又对自己有恩,慢慢的,秦九儿就觉得和王雷在一起也很不错了。
今天晚上开了房,到了房间里,秦九儿其实也做好了?#24613;浮?br>任由王雷抚摸了一会儿。
秦九儿就去洗澡。
她当然还不好意思直接就脱光了去洗澡,所以还是穿着衣服进去的。
刚一进去,衣服里的手机就响了。
是老爸打来的。
“老爸,结果怎么样?!”
秦九儿知道,进电影院之前,老爸就去找王叔叔了。
现在都过去两个多小时了,两人肯定是见过面了。
现在老爸也肯定把自己和王雷的事情,跟王叔叔说了。
这电话,肯定是一个喜讯。
结果……
没错,当秦奋去给王英送礼的时候,王英都愣住了,王英当然并不知道儿子正在冒名顶替这个功劳。
毕竟上一次,王雷打电话跟他询问,王英已经跟儿子说了,并不是自己帮忙的。
只是,王雷胆子也太大了,自己把这件事给冒名顶替了。
说实话,就算王雷想跟自己老子沆瀣一气,王英也不敢答应。
王英毕竟是社会上滚爬出来的,这种功劳他怎么敢冒名?
须知能轻易让税务局局长出马,搞定圣堂集团的人,那绝对是大人物,自己敢冒名顶替大人物的功劳?
所以,秦奋这一送礼,事情一下子就摊开了。
秦奋当时也愣住了。
接着,他首先想?#38477;?#23601;是女儿,这就立刻给秦九儿打?#35828;緇啊?br>于是,就发生了上面的一幕。
听到秦九儿这么一说,王雷也?#35835;恕?br>我草,不是吧!
太***惨了,就差临门一脚了!
哼!
秦九儿此时大脑很乱,再看王雷的表情,心里更确信无疑,直接甩袖子就走。
“九儿,你听我解释。”
王雷下意识就去拉住秦九儿。
此时的秦九儿,对王雷真的是厌恶到了极点。
而且这种厌恶和对陆原的厌恶不同。
她本来就没有爱上王雷这个人,只是因为以为王?#35013;?#21161;了她。
现在真相大白,她对王雷简直无比厌恶,看到王雷的?#24120;?#22905;都想吐。
所以,此时被王雷抓着,秦九儿感觉就好像被一个黏糊糊的触手抓着一样。
“滚!”
秦九儿使劲一甩胳膊。
嗯。
的确甩开了王雷的胳膊。
?#36824;?#29992;力过猛。
也甩到了楼梯过道的墙壁上。
不偏不?#26657;?#27491;好甩到了一副?#19968;?#19978;。
砰!
?#33606;?br>这一下,直接把那副?#19968;?#30776;的稀巴烂。
?#36824;?#31206;九儿哪里管这么多,迈过已经?#36745;?#28866;的?#19968;?#23601;往门口冲去。
“站住!”
突然,一个威严雄浑的声音大喝道。
这声音自带威?#31232;?br>秦九儿不由自主的就站住了。
她面前站着一个?#24515;?#30007;子。
“朱经理!”
那两个前台小姐姐又急忙恭敬的说道。
朱大有并没有理会前台。
而是盯着秦九儿:“这位女士,你刚才打烂了我的一副?#19968;?#29616;在你不能离开酒店。”
“?#26657;?#19981;就是一副?#27809;?#21527;!”秦九儿根本不放在眼里,掏出钱夹子,抓出一大把钞票,不屑的哼道,“本姑娘赔给你!”

财运天降陆原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

秦九儿自己就是艺术系的,自然知道梵高是什么人,也自然懂得梵高的真迹是什么概念。
“这幅画,是我在巴黎艺术拍卖会?#19979;?#19979;来的,当时花了300万,你倒是给我说说,你怎么赔啊?”
朱大有恼火的瞪着秦九儿。
这下轮到秦九儿傻眼了。
这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啊,自己刚刚知晓被王雷骗了,结果又遇到这茬事。
三百万,别说自己了,就是老爸开的公?#33606;?#19968;年能赚三百万,都是不错的了。
“大叔,我……”
秦九儿突然感觉到一种绝望,眼泪顿时汪汪的就出来了。
“姑娘,别来这套啊,赶紧的,给你家里打电话吧。”
别看朱大有对陆原恭恭敬敬的,但是他可是很有手腕的,要不然不可能?#27809;?#28151;头猎手乖乖的负荆请罪。
所以,对于秦九儿的扮可怜,他根本不吃。
秦九儿哪里还敢跟老爸说这种事啊。
再说了,一打电话,说弄坏了酒店里的?#19968;?#33258;己大半夜的跟王雷出来开房的事情不就败?#35835;?#21527;,?#35789;?#27809;发生实质的,但是老爸会信?
“九儿,这是怎么了?”
此时,何敏陈锋也赶到了,看到这一幕,急忙问道。
“敏敏!呜呜!”
秦九儿见到何敏,一下子扑在她的怀里,先是把王雷的事情说了,接着又把?#19968;?#30340;事情说了。
吓得何敏陈锋,两人差点也没坐地上去。
“我日!”陈锋目瞪口呆,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何敏内心也极其惊慌,只能强作镇定,对朱大有说道:“叔叔,你看,我们都是学生,三百万这对我们来说简?#26412;?#26159;天文数字,你看,能不能少一点?”
“最少也得两百万。”
朱大有看他们都是学生,也是稍微松了口。
两百万也是要秦九儿的命。
秦九儿再也承受不住,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起来,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了。
朱大有皱了皱眉头:“小姑娘,你这样可不是办法啊,我在警局有朋友,你也登记了身份证,我这?#38376;?#21451;查你的家庭信息,给你?#32844;?#25171;电?#21834;?rdquo;
秦九儿一听这话,吓得立刻跪在?#35828;?#19978;,爬到朱大有脚边,抬起已经哭得满是泪痕的?#24120;?ldquo;叔叔,叔叔求求你不要,我求求你,你那么有钱,这么高档的酒店都是你的,随随便便就买一副几百万的画,叔叔,你就饶了我一次吧!我求求你了,你就别?#26790;?#36180;了吧!我以后?#24656;?#37117;过来免费给你们打工,好不好,我给你泡茶,我还会跳舞,我跳舞给你看,叔叔……”
此时,秦九儿已经被吓得半傻半疯了,再加上朱大有说要给她?#32844;?#25171;电话,秦九儿脑袋一懵,直接就疯疯癫癫一样了。
?#21592;擼?#20309;敏陈锋,两人也是颓废的坐在楼梯上,面如死灰。
“呵呵,小姑娘,别这样,你还是好好的想一想该怎么赔吧。”朱大有显然,拒绝了秦九儿。
秦九儿,彻底的,绝望。
?#36824;?#23601;在此时,陆原终于从楼梯口出来了。
刚才的事情,他都听得七七?#31246;恕?br>本来懒得理会秦九儿和王雷的争端,谁知道这妮子又打坏了?#19968;?#38470;原简直要服了她。
不能?#36824;埽?#38472;锋何敏,他们两人跟秦九儿关系都很好。
秦九儿出了这档事,他们肯定不能袖手旁观,恐怕到时候,?#19981;?#36830;累陈锋何敏。
“三……”
突然看到陆原出现在楼梯口,朱大有先是一愣,随即就惶恐起来。
不用说了,刚才?#20197;?#31967;的一番折腾,三少爷肯定是被?#25215;?#20102;。
此时,朱大有只想着赶紧给跪安谢罪。
?#36824;?#38470;原却?#32769;?#19968;步,不等朱大有说出三少爷,就急忙来到他身前,?#32769;?#33073;口而出,“叔叔,我知道这幅画你花了三百万买的,但是你想想,这画的作者,是一个外国人,你一个?#27844;?#20154;,花了那么多钱买一个外国?#35828;幕?#22909;意思吗?咱们?#27844;?#26159;不是没有好画了啊?”
“啊?”朱大有顿时?#35835;耍?#24515;说三少爷这是在干嘛?
秦九儿也抬起头,恼怒的瞪着陆原,这个家伙,是出来?#23460;?#30475;我的笑话的吧!
而且,这个时候,竟然敢这么大言不惭的对经理说这种话,这是?#23460;?#28779;上?#25509;停?#24819;彻底的整死我?
这个陆原,原来这么小人!
落井下石的小人!
但此时秦九儿已经精疲力尽了,如果平时的话,秦九儿早就大耳瓜子对陆原抽过去了,但是现在,她茫然瘫坐在地上,已经无力了。
“所?#36816;擔?#25105;觉得首先你就做的不对,不?#27809;?#36825;么多钱买一个外国?#35828;幕?#25152;以嘛,我看,不如这件事就算了,就别?#38376;?#20102;。”陆原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。
啥?!
秦九儿耳朵一下子支棱起来,这家伙竟然替自己求情?!
真是没想到啊。
有那么一瞬间,秦九儿竟然有一丝丝的感动。
?#36824;?#38543;即,秦九儿心里也是嘲笑不已,这家伙,是不是没脑子啊,你说这些神神怪怪的话,有个屁用啊!
三百万,竟然说叫别赔了,你以为是三块钱啊!
再说了,朱大有刚才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,不可能不赔的!
何敏陈锋也是一脸苦笑,陆原是出于好心,他们理解,但是什么?#27844;?#20154;,外国人,这不是来搞笑的吗?
只有王雷,此时有点?#20197;擲只觶?#20182;此时知道已经败露,得不到秦九儿了,就坐在那里嘿嘿直乐。
朱大有那也是社会上摸爬滚打混出来的啊,察言观色遇水搭桥,也是一流的。
他一看三少爷这样,心里也大体就体会了陆原的意思。
“啊,小伙子,真是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啊!”朱大有做出一副老泪纵横的模样,紧紧的握住陆原的手,“小伙子,是我错了,你说的对,作为一个?#27844;?#20154;,自己国家的文化瑰宝都欣赏不完,还去花几百万买国外的画,我真是糊涂,你教训的是,教训的是啊!”
陆原心里嘿嘿直乐。
可把秦九儿何敏?#28909;?#32473;看傻了。
这,咋地了?
陆原这一?#26657;?#31455;然还真管用?
怎么刚才威严凛然的经理,此刻在陆原面前似乎成了一个忏悔犯错的学生模样了?
“那赔偿的事呢?”陆原假意说道。
“不要了!”
朱大有大声的说道。
三百万对于朱大有来说,当然也不算小数目,那幅画他也挺?#19981;?#30340;,?#36824;?#21482;要能让三少爷开心,这点算什么啊。
啊?!
秦九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这,这真的行了?!
就陆原这家伙过来随便说几句,就没事了?
要知道,刚才自己可是在地上跪?#30475;?#28378;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苦苦哀求,都没用的。
何敏陈锋也帮着说了,都是没效果。
现在,陆原过来,就这么一整,就行了。
这家伙,怎么这么厉害?
“好了,走吧,回去睡觉吧。”陆原打了个哈欠,暗暗拍了拍朱大有的肩膀,表示你的功劳我都会记着的。
朱大有心里则是美?#22871;?#30340;。
回去之后,秦九儿自然不可能跟王雷同一个房间了,王雷自己又去开了个房间,当然了,这时候也没人理会他了。
而何敏,这是陪着秦九儿回了房间。
毕竟这一番变故,对秦九儿伤害也挺大的。
“九儿啊,我早就跟你说了,那王雷不可信任,?#36824;?#24635;算没有酿成大错,你没有失身吧?”
“没呢。”秦九儿脸上一红,说道。
“那就好。?#36824;?#21602;,今天真的多亏了陆原的帮忙,要不然你就真的惨了!”何敏自然要夸一夸陆原了,?#36824;?#22905;?#36130;?#24618;,“哎,九儿,你说,这个事奇怪不奇怪,我们那么苦苦哀求经理,经理都一点情面不给,陆原随随便便一句话,经理立刻就乖乖听从,你说,这里?#38477;资?#20040;原因,而且我看那经理对陆原,似乎挺恭敬的,莫非经理和陆原认识?”
“认识,怎么可能,经理什么身份,随便买一幅画就几百万,陆原怎么可能认识这种级别的人。”秦九儿摇了摇头,“要我说啊,多数是陆原随随便便那一句话,可能是真的说到经理的心坎里了,经理是真的被说得羞愧难当了,你看他后来不也是显得很愧疚吗,毕竟也是啊,咱们?#27844;?#37027;么多古山水画,偏偏买个外国画,何必呢?”
说到这里,秦九儿有点懊恼的拍拍头:“我刚才要是能想到陆原那几句话多好!那样的话,我也能说服经理了,就不用在陆原面前丢人了!”
“好啦,总之陆原帮了你,你以后?#36816;?#22909;点!”
“再说吧!他?#36824;?#26159;运气好而已。敏敏,你别走了,今晚陪我睡。”
“嗯!”
第二天早晨,何敏秦九儿起得比较早一点,就先下楼去吃早饭。
刚走到楼梯口。
突然,从一个房间里冲出一对青年男女,都还穿着睡衣,那男的正抓?#25490;?#30340;头发厮打,女的一边惨叫一边逃跑。
两人追到楼梯口,女的被男的抓住了。
“臭***,跑什么!”
男的狂躁,冲?#25490;?#30340;脑袋就一拳出去。
那女的一缩脖子。
男的拳头力道太大,收不回来,砰!
一拳砸在了墙上,不,是砸在了墙上挂的一副?#19968;?#19978;。
直接,砸个稀巴烂。
“住手!这画是你砸烂的?!”
朱大有简直要疯了,昨天?#36745;一?#20102;一副画,今天又?#36745;一?#20102;一副画。
?#36824;?#26152;天就算了,毕竟三少爷高兴了。
只要能让三少爷高兴,砸多少幅画都无所谓。
但是今天,这可不能算了。
“妈的,一副破画有什么了不起的,多少钱老子赔给你!”男的不屑的掏出钱包,抓住一把钞票,扔在?#35828;?#19978;。
“赔?你赔得起?”朱大有冷哼一声,“你可知道,它是毕加索的真迹?是我花了一百万买回来的!”
啥?!
?#26143;?#24180;也是一愣。
随即,嘿嘿一笑:“我说大叔,这赔钱就没必要了吧,你一个?#27844;?#20154;,买什么外国?#35828;幕?#21834;,你有没有民族气节啊,咱?#27844;?#20154;,就买?#27844;说幕?#19981;好吗?你做的不对啊,大叔。”
“我就爱买外国画,你管得着?!?#27844;?#20154;怎么就不能买外国画了!别废话了,一百万,少一分,别想走!”
朱大有火了。
昨天他表现出愧疚,只?#36824;?#26159;配合三少爷玩乐而已。
“我草,你叫我赔钱,你知道我爸是谁吗?”?#26143;?#24180;果然也是够纨绔的。
“你爸就是金陵市市长,今天一百万,少一分钱,你就别想走出这个地!”朱大有冷笑道。
看着眼前这一幕。
秦九儿跟何敏都呆住了。

推荐理由

小编为您免费提供财运天降精?#25910;陆?#22312;线全文阅读,作者文笔细腻,生动,故事情节曲折感人。想知道陆原李梦瑶小说结局的朋友,本站分享财运天降(陆原李梦瑶)完结?#38470;?#20840;文在线阅读。

相关小说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重庆快乐十分单双
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
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
<rt id="ouega"><option id="ouega"></option></rt>
<tr id="ouega"></tr>
<menu id="ouega"></menu>
<tr id="ouega"></tr><rt id="ouega"><optgroup id="ouega"></optgroup></rt>